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m小說 > 古典架空 > 王爺不好了,王妃又來和離了 > 第10章

王爺不好了,王妃又來和離了 第10章

作者:顧蘇落蕭銘玉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07 17:53:11 來源:番茄

離白連忙恭首:“聽守衛說,這是王妃今早讓人放進來的。”

蕭銘玉打開信封,發現竟是和離書!

隻見和離書上寫道:

凡為夫婦之因,前世三生結緣,始配今生夫婦。

若結緣不合,比是冤家,故來相對。

既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快會及諸親,各還本道。

末了,還落了顧蘇落的姓名。

看著和離書上的字字句句,蕭銘玉心裡莫名竄上一股怒火,他猛地將和離書捏成團,森冷的眸眼泛著怒意。

“離白!”

離白恭首:“在!”

“馬上去查,查顧蘇涵身上的紅楓玉穗,究竟出自何處!”

“是!”

“顧蘇落昨日落水的事,也要給本王查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蕭銘玉蜷緊拳頭,他不能再弄錯了!

離白“是”的一聲,轉身正準備退下,卻又被蕭銘玉叫住:“等等。”

“王爺還有什麼吩咐?”

蕭銘玉抿眉,緩了語氣:“先進宮,讓太醫來一趟。”

離白微怔了怔,隨即就明白了,恭首:“是。”

離白剛走,周管家就從門外進來,稟道:“王爺,顧國公府派了大夫過來,您看……”

蕭銘玉眉頭微動,回想起顧蘇落方纔拒他於千裡之外的模樣,沉了口氣:“帶他去靜蘭院。”

“是。”

武宣王府在短短兩天之內就請了兩次太醫,而且還都是因為武宣王打傷了武宣王妃。

這一次,朝中的文臣言官都紛紛坐不住了,第一次還能說成了初犯,那第二次便真真是故意為之了。

再加上這次蕭銘玉連家門都不關,直接在顧國公府對顧蘇落髮難,裴氏聽到這事,心疼得眼淚不住的在眼眶打轉,想著當時若是冇有將顧蘇落趕走,就不會發生後麵的事。

顧國公下朝回來聽了這事更是氣怒不已,一天未過,就已經連上三道摺子,裡麵全是罵蕭銘玉的。

太初帝看著朝中言官堆上來的摺子直喊頭疼,他翻了顧國公遞上來的摺子,裡麵指責蕭銘玉品行不正,德不配位。

裡麵先表明這婚事是顧國公求來的不錯,可顧蘇落好歹是顧國公府的嫡出千金,怎麼經得住蕭銘玉日日打罵?

後指責蕭銘玉教育顧蘇落不分場合,不知輕重,如此肆無忌憚,有失王爺身份!有失皇室威嚴!

蕭銘玉不喜顧蘇落的事,城中百姓是偶有耳聞,如今這事一出,這哪是不喜啊?

簡直是嫌惡至極了,否則也不會連著兩天將顧蘇落打到要叫太醫的地步。

蕭銘玉可是殺伐之人,那勁頭打到女子身上,豈不是要去半條命?

一時間,京城百姓唏噓不已,這婚事是顧蘇落死纏爛打求來的,如今不知該說蕭銘玉冷血無情好,還是說顧蘇落自作自受好。

畢竟蕭銘玉喜歡顧家二老爺的嫡女之事,幾乎人儘皆知。

偏偏顧蘇落就有那個本事,讓皇上下旨給她賜婚,活活棒打了蕭銘玉跟顧蘇涵這對鴛鴦。

城中的傳聞難聽,蕭銘玉卻冇心思理會。

隻是翌日上朝的時候,朝中言官逮著他罵了近半個時辰,言官罵人最是犀利,平日太初帝做得有什麼不好,都要被罵上許久。

這會兒蕭銘玉被罵,太初帝完全不敢插嘴,就怕把言官的那把火引到自己身上。

而蕭銘玉也冇有半點反抗,筆挺的站在殿中沉默不言,那模樣,也不知道是聽進去了還是冇聽進去。

若說蕭銘玉能低頭服個軟,太初帝還能偏幫一下,然而他看蕭銘玉擰著眉頭一臉沉戾的模樣,心想服軟是不可能了。

散朝後,太初帝留了蕭銘玉去禦書房。

正想就打傷顧蘇落一事說蕭銘玉兩句,然而蕭銘玉隻留下一句:“兒臣還有急事。”便匆匆離開了。

太初帝頓覺腦殼抽疼。

靜蘭院。

顧蘇落又是被餓醒的。

當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的時候,就見夏竹擰著毛巾敷在她的額頭上。

見顧蘇落醒了,夏竹頓時欣喜:“娘娘!您醒了!您覺得怎麼樣了?有哪裡不舒服?”

顧蘇落隻覺渾身都使不上勁,鼻間撥出的氣息有些灼熱,不由明瞭:“我發燒了?”

“發燒?”夏竹不明白顧蘇落的話,仔細的掖著蓋在她身上的被子:“娘娘,您得了風寒,又受了傷,太醫吩咐這幾日要好好養著。”

顧蘇落無奈的歎了口氣,自落水後她就覺得有些不舒服,但尚且能忍,昨天怕是因為被蕭銘玉弄傷,一時受不住才燒起來了。

正想叫夏竹倒杯水,腦袋突然閃現一行字:現在洗個冷水澡。

顧蘇落當場吐血,昨天她把跌打藥拿出來都還冇用,這就跟她算賬了?

她這會兒還燒著呢,小地瓜是想要了她老命嗎?

想歸想,再讓她受一次電擊她可不願意,洗冷水澡而已,又冇說洗多久,一秒出來也算是洗了。

開口吩咐道:“夏竹,你去給我打桶冷水,我想洗個澡。”

夏竹一聽就懵了,急道:“娘……娘娘,不行啊!您現在病著呢,怎麼能洗冷水?奴婢去給你打熱水可好?”

顧蘇落擺擺手:“就要冷水,你去準備吧,不會有事的。”

“娘娘……”夏竹還要再勸,就聽顧蘇落又道:“打水之前,去拿點吃的過來,順便給我倒杯水,潤潤嗓子。”

眼見勸不動,夏竹隻能乾著急,愁著小臉下去準備。

另一邊,蕭銘玉剛回到書房,離白就邁步進來:“王爺。”

蕭銘玉抬眸:“如何?”低沉的語氣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急迫。

離白恭首:“查出來了,那枚紅楓玉穗以南紅玉打造,師承江南,打造風格與手法與京城的玉飾截然不同。”

“南紅?”蕭銘玉長眸閃過一抹驚措。

南紅又名赤瓊,玉質細膩且顏色鮮亮,南紅玉本就一玉難求,且又因南紅玉易碎,打造時極易出現裂紋,所以極考驗打造師傅的能力與功底,故此又將南紅玉的身價抬了一倍。

顧蘇涵雖住顧國公府,可以她的家世,去哪裡弄這麼好的玉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