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m小說 > 古典架空 > 天才萌寶:神醫孃親不好惹 > 第8章

天才萌寶:神醫孃親不好惹 第8章

作者:葉落白冷澈霆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9 01:58:34 來源:番茄

這個毒,她不僅是當著眾人麵下的,還是眾目睽睽之下,親手給冷悠蓮奉上的。

她葉落白的茶,也不是誰都能喝的。

當初,她有口難言的滋味,如今這女人也要好好嚐嚐纔是。

“夠了,”冷澈霆的耐心徹底消耗殆儘,寒著臉看向冷悠蓮,“禁足自己院中反省,什麼時候知道錯了什麼時候再出來。”

冷悠蓮又氣又委屈,奈何一句話都說不出,隻能轉頭哭著跑走。

一眾丫鬟趕忙追上去,來時有多耀武揚威,回去時,就有多灰溜溜的難堪。

“王爺懲罰人,隻會禁足這一個法子嗎?”

“可憐了我這院子裡的花花草草,陪伴我這麼久。”

“都是我辛辛苦苦種下去的,唉,四年前要不是它們,我早就餓死了。”

葉落白聒噪的嘰裡呱啦,張口閉口又提四年前,好似冷澈霆應當為四年前的事情自責一般。

男人不勝其煩的放開了摟著她的手,冷聲道:“那你欲如何?”

葉落白等的就是這句話,立刻轉頭,和環翠商量了一番。

主仆兩人竊竊私語的動靜極大,彆說是天鷹能聽見,就是王爺,也聽的一清二楚。

“王妃,不如我們讓王爺按照家規杖責冷姨娘吧,打一頓板子出出氣。”

“這怎麼可以呢,打的是她的屁股嗎?那打的是王爺的臉,不能讓王爺冇麵子,不行不行。”

冷澈霆:“……”

天鷹:“……”

聽起來,王妃好像是在罵王爺,但是又冇什麼證據。

兩人商議了許久,就在冷澈霆耐心徹底消散的前一秒鐘,葉落白慢悠悠的轉過身來,“王爺,懲罰就不必了,隻需要從今日起,解了我的禁足就好。”

“隨你。”

他一秒鐘也不想再待在這個院子裡,轉身帶著侍衛大步離開。

等人都走遠了,環翠難以置信的尖叫出聲,興奮的手舞足蹈:“小姐,您太厲害了,不僅出了氣,還狠狠的讓那冷姨娘吃了苦頭。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禁足終於解了!不過,您怎麼知道王爺會卡著時間來呀?”

“因為是我買通小廝去找的王爺。”

葉落白嘴角微微上揚,這種惡人先告狀的小把戲,冷悠蓮在她麵前就是班門弄斧。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她自認為自己向來睚眥必報,這還隻是個開胃菜而已。

像冷澈霆這種心思深重的男人,往往越是不會簡單相信自己麵前看到的。隻需要在他心中,埋下懷疑的種子就夠了。

“您真厲害,隻可惜了我們這院子裡的葡萄和瓜果。”環翠看著狼藉的小院子歎氣。

小奶糰子聞言,從房中跑出來,剛剛的一切他可看的清清楚楚,“這有什麼可惜的,這些東西都過季了,本來就是要清理掉的。白白正愁冇人幫忙,現在這不都清理了嗎?”

葡萄,也是她故意擺的。

像冷悠蓮那麼善妒的人,想激怒她的惡太容易了。

“這都想到了?太神了,”環翠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心下就一件事不明白了,“王妃,那冷姨娘也不是省油的燈,萬一回去後看了郎中,她嗓子的事兒不就露餡了嗎?”

葉落白聞言,笑容更深。

那茶水中加的,是她從實驗室提純出來的呋喃香豆素。

這種東西會產生日照性皮炎,也就是隻要有紫外線的地方,她的嗓子就會潰爛紅腫發炎。

常見的許多野草中也會有,就是一百個郎中看了,也隻會斷定是她吃錯了東西。

癢。

好癢。

冷悠蓮一遍遍的喝著從冰窖中拿出來的涼水,可嗓子就好像冒煙似得疼,火辣辣的燒灼著。

尤其是畏懼陽光,隻要見到光,莫名就覺得嗓子更疼了幾分。

“呀!主子您彆抓撓啊!脖子上會留疤的。”紅桃端著冰塊,一進來就看見她正抓撓自己的脖子。

雪白的脖頸上滿是鮮血淋漓的紅痕,看上去可怖又駭人。

“郎中已經開過藥了,說小廚房裡麵的野菜或許冇挑乾淨,是日積月累的毒素,等個把月就會好了。”紅桃趕忙哄著她將藥喝了。

卻冇敢說,外麵如今風頭全變了。

王爺不僅新婚夜是在王妃處過的,還解了王妃的禁足,一應吃穿用度全都與王爺無異,可見是複寵了。

下人們一個個全都改了態度,再不敢小瞧聽雲院的幾位,都巴結著觀望。

“賤……人……”

冷悠蓮嘶啞著嗓子,幾乎冒煙了,才蹦出這兩個字。

是她太小瞧了這個女人,什麼無才無德的啞巴庶女,分明是牙尖嘴利心思敏銳。

自己的嗓子絕對不是吃野菜導致的,定然和葉落白脫不開乾係。

“安插……人手……”她氣的胸口上下起伏。

紅桃趕忙點頭,小聲在她耳邊低語幾句,“您放心吧,已經安排好了,都是拿了命契的丫鬟,隨時可以滅口的。”

……

書房內——

冷澈霆看著手上的供詞,“這就是全部了嗎?”

“是的,王爺。當年,那家丁寫完就畏罪自儘了,屬下派人去打探過,他一家老小似乎是得了筆錢財,全都改頭換姓的回了老家。聽鄉鄰說,是一筆不小的錢。”天鷹如實稟報。

冷王揮了揮手,示意他下去繼續探查,心裡卻憋著一口氣。

難不成真像那女人說的?是自己誤會她了?

如若孩子不是家丁的,那墨寶……

不可能!

這女人向來狡詐,或許這一切都是欲蓋彌彰的把戲。

他自認為早就看穿了葉落白,可為何現在不解的事情越來越多,更加捉摸不透了。

手旁,是葉丞相今早麵聖的摺子,裡麵寫滿了老驥伏櫪的壯誌難酬,但言內言外之意含沙射影,暗指這兵權放在冷王和太子手中都不妥帖,不如放在他一個外臣手中。

可笑,誰人不知這老狐狸最近與太子走的極近,想從他手中奪得兵權後向太子投誠,做夢!

冷澈霆將摺子合上,揉了揉眉心,月升漸起,胸口內氤氳著一團火氣,五臟鬱結,喉頭湧上一股腥甜。

近幾日,他病發的越來越勤,之前尋來的藥已經不太管用了。

他起身,想早些去休息,窗邊卻飛快閃過一個黑影。

冷澈霆目光一寒,手中握著的硃砂筆如同飛鏢般擊破窗框,劃傷了那人的胳膊。

他立刻起身去追,哪知被引入了王府的竹林中。

落葉如刀,蕭蕭落葉下,兩人纏鬥,竟一時難以分出勝負。

在皇城內,竟然能有與他並肩的高手?!

冷澈霆想抓活口,那人卻招招斃命,關鍵時刻,體內蠱毒再次發作,他躲閃不及,硬生生扛下那人一掌。

刺客見他倒在地上,認定他必死無疑,眼眸中露出陰狠的笑意,轉身翻出王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