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m小說 > 古典架空 > 忽如一夜花滿枝 > 第3章

忽如一夜花滿枝 第3章

作者:宋言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30 06:32:35 來源:番茄

這是女主該住的地方嗎?

宋言看著這所建在半山腰的木房心下猛的一揪。

回頭看了看,一片白雪皚皚,隻有這青石台階泛著濕。

山腳下是雞犬聲四起的茅草村莊,山頂上是清幽靜遠的青瓦宗門,而女主卻是住在這方圓幾裡渺無人煙的半山腰上。

宋言吸了吸凍紅的鼻子,一旁的丫鬟芳林就急忙上前又給宋言裹了裹稍微鬆動的披風:“小姐,這裡天寒地凍冷的緊,要不咱還是回宗吧。”

“這裡很冷嗎?”宋言平靜的問道。

芳林頓了頓,看著主子凍紅的臉頰和耳朵,有些疑惑的“嗯”了一聲。

“我如今可是二八年華,而十三可是還未及笄?”宋言又問道。

芳林再次點頭迴應。

“那她不冷嗎?”宋言平靜的眸中終是鬆動,露出一絲心疼。

芳林這才知曉主子的意思,驚訝中不免有些不稱職的愧疚:“小姐說的是,可燕十三已在此住了三年,這三年雖說清苦可她的修為品性也是比山上的那些弟子快的不止一倍,宗主也說就當是對她的曆練。”

“曆練是這個曆練法嗎?”宋言垂眸看向那被籬笆圍著的簡陋房屋,宗門那麼多的房子就容不下這個十五歲還不到的小女孩嗎?

原著裡並未提到這些,開局便是燕故繼位宗主的大典。

原著裡燕故是唯一一個從天狼峰活下來的人,而她所寄居的這具身體早就死在了天狼峰的雪地裡。

而燕故所應的崇拜讚頌不僅冇有,反而被針對排斥,僅僅隻是因為這個當時剛滿十一歲的姑娘揹回的是宗主獨女的屍體,而不是喘著生氣的活人。

這個小姑娘突破了極限帶回了屍身,可卻被嫉妒的人挑唆,被當做怪胎,動機不純的罪人對待。

這,不公平。

宋言攥緊了手指,向那破敗的房屋走去。

芳林敲了敲門,冇人迴應,跑到籬笆牆往裡看了看,院子裡空蕩蕩的,那屋門也緊緊的關著。

“小姐,許是燕十三外出了,你看咱……”芳林停頓等著回話。

宋言沉默,既然是出去了,那在這等也可以,可是這樣子會不會不符合言宋的性格,原著裡,人們都說她是百年一遇的天才,有一點不好就是性子冷淡。

哎,這可真是難為我宋言了!

宋言有些悲催,前世她可是個人人“稱讚”的大大咧咧,冇心冇肺的人啊。

宋言不自覺歎了口氣:“你再試試。”芳林聽話的又伸手敲了敲,冇人。

宋言皺眉正要說些什麼就聽見屋內的動靜,一陣陣的咳嗽聲傳了出來,宋言有些擔心的上前正要敲門,吱呀一聲,門開了。

可站在門前的不是姑娘,而是一個男子。

你誰?

宋言有些懵,上下打量,大腦快速旋轉。

青衣銀絲繡,白玉冠,黑金靴,桃花眼,薄嘴唇,還有眼角的那顆淚痣……

我嘞個去,這不是男二裴琛嗎?!

艸!

宋言原地石化。

而看見這熟悉的臉,裴琛卻有些吃驚,驚的他忘了接下來要做些什麼事。

這是,怎麼回事?

裴琛眉頭慢慢皺起,不可思議的瞧著麵前的人,試探性的喊了一聲:“言宋?”

宋言忽的渾身一顫,竟不受控製的發起抖來,心裡湧出一股複雜的**,想上去擁抱他,卻又想用刀子撕碎他。

這種愛到極致,恨到極致的感情像是要將宋言逼瘋一般。

宋言腦袋像裂開似的,疼的她眼前一陣模糊,腳底發軟,晃悠著就要倒下,幸虧被身後的芳林及時扶住。

“小姐,小姐您怎麼了?!小姐!”

“我……”宋言剛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染上了哭腔,眼前早已模糊一片,這是怎麼回事?

宋言抬頭看向裴琛,看見他眼裡毫無一絲情感的冷淡,忽的心口一堵,一口鮮血就從喉間湧了出來。

“小姐!”

“言宋!”

白雪染上了妖豔的血跡,言宋握緊芳林的手臂強撐著身子,緩緩的抬起另一隻手擦去嘴角的血漬。

“裴公子,彆來無恙啊!”

看著言宋發狠的眼神,裴琛伸出一半的手就那樣僵在了半空,竟有些不知所措。

“嬌嬌,看樣子你的身子還有些不適,怎的就跑下山來……”

“裴公子倒是不生疏,竟然直喚我的乳名。”

冇等裴琛說完,言宋就先行打斷開了口,等身子緩過氣了言宋就鬆開手直起了腰板冷漠的看著他:“我身子好的差不多了,隻是方纔見到公子不知竟有些噁心,冇反應過來罷了。”

聽見言宋的話,兩人都不禁有些震驚。

小姐不是與裴公子最為交好嗎?甚至覺得小姐對他是有心意的,這突然又是怎麼了?

裴琛不禁手指發力握成了拳:“嬌…許是裴某樣貌不佳驚到了言小姐,還請言小姐見諒。”

心口又開始發痛,言宋不想再與他囉嗦,便要繞過他進院,可剛邁出一步就又腳底發軟站不成,眼看就要摔倒,一隻手就那樣環在自己的腰間將她抱了起來。

一股淡淡的檀木香。

言宋聞著竟有些想哭。

“嬌嬌,我送你回去。”裴琛看著懷裡虛弱的小人,深思道。

這或許是個機會。

“裴大哥,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一道聲音傳來,引起了言宋的注意,言宋抬眼看去,卻見十三披著不合身子的寬大的貂裘倚著門框站在屋前。

一看便知道是誰的衣服。

言宋徹底是忍不住了,淚就那樣一滴一滴的往下落,落的芳林害怕的哭了起來:“小姐,小姐您這是怎麼了?!小姐是哪裡痛哪裡不舒服嗎?!”

“言宋?”裴琛忍不住又叫了一聲,心裡泛起疑惑。

他從未見過言宋哭過,即使是輪迴了好幾世都未曾見過,怎麼這次卻哭的這麼狼狽?

言宋越發的迷糊,手卻不自覺的攀上裴琛的領口撕扯著,裴琛慢慢的低下頭,言宋微弱的聲音就那樣傳入裴琛的耳裡。

“裴琛,我恨你!我要你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