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m小說 > 古典架空 > 光武紀事 > 第10章

光武紀事 第10章

作者:珈澤嬰劉政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12 03:02:06 來源:番茄

幾乎是收劍的瞬間,珈慕嵐連忙趕去夢澤宗,卻在剛到就被江小宗主江克勤和端錦年堵在門口。這兩位弟弟看著這個以前尊敬現在怨恨的姐夫,手持佩劍,一步不讓。

珈忘塵這時走了出來,珈連州已將事情經過通過傳音符告知了他。 他出來看到這局麵,無奈歎氣,將整件事的原委告訴了眾人。

眾人聽到移情蠱的時候,臉色微微一變,但是依然冇有收劍讓步。珈慕嵐突然跪在雪地之上,懇求兩位妻弟讓他進去看看江月璃,他說癡情咒因他而起,現在反噬了,也許他也能解。

聽到此言,江月璃的父親走了出來,拉起這個曾滿意喜歡的女婿,這個曾被逼到絕境都未曾屈膝,如今卻跪在雪地裡的一宗之主,重重歎了口氣說:“我帶你進去試試吧”。

珈慕嵐見到昏迷的江月璃時,整個人一晃差點倒下。

江宗主歎氣道:“癡情咒本就是獻祭全部神魂的術法,如今反噬,璃兒現在和死人的區彆,也就是我們給她續靈力吊著最後一口真氣。”說罷撫摸著冰棺又道:“想要起死回生本就是逆天之法,況且她腹中還有一成型胎兒,那胎兒神魂有損,想同時保住他們母子二人,難於登天。”

珈慕嵐如遭雷擊,他知道情況嚴重,但是未料到竟然已是這般危險。

珈慕嵐跪在江月璃的冰棺旁,看著昏迷不醒的妻兒,捂臉痛哭。

在門口的伽忘塵看到如此,鼻子酸澀,竟也哭了出來,他對端錦年和江克勤說道:“除了上次父母在眼前雙亡,我從未見兄長哭過。更從未曾見到他這般失控不能自抑的痛苦”。

癡情咒的反噬冇有因為珈慕嵐移情蠱的解除而消失,江月璃和腹中的孩子的生命都在日漸流失。

當他們找到去劍塚禁地,用祭祀和祝禱請上古神兵入體保魂的方法時,珈慕嵐笑著笑著又哭了。

開始了漫長的搜魂,煉魄。經曆了那十年的人都不願再回想那是一段什麼樣的日子。

不能取活人生魂,於是岐鳴鬼主端錦年和聶洋一起掘遍天下墓寢,用屍體煉魂提魄。淩瑤宗姚暢雲宗主讓門下弟子遍佈全國,專門尋將死之人,等著人嚥氣就立馬收走半生魂。連向來一人一劍走天下,不被任何束縛的散仙——葉鴻真,都開始天下地下的找道友,希望可以找到能救活他們母子的仙丹靈藥。

姑射山和夢澤宗眾人,輪流為其肉身輸送靈力,吊住真氣,等待最後祭祀的時候。

珈慕嵐隻身殺入蓬萊島,大戰凶獸裂天兕,拚掉半生修為和半條命,奪得可媲美神界結魄燈的聖物——霧枝仙草,帶回來之後。就在冰棺旁住下,再未回過姑射山。元嬰期的半仙,竟然那麼肉眼可見的蒼老了下去,彷彿一個凡人,不,他比凡人蒼老的還快。

黑暗的密室中,冇有黑白,不分晝夜,他每日渾渾噩噩,不知歲月流逝。隻是有時惡夢驚醒,緊張的立馬跑去看看冰棺中的女子是否安然無恙。

“阿璃,我那日從蓬萊回來,見集市人聲鼎沸,熱鬨非凡,我當時突然就在想,如果我把他們都殺了,把那麼一城人的生魂都帶回來,你是不是馬上就能醒了?”

夜深人靜時,他經常這麼跟江月璃說話,可是冰棺中的女人冇有任何迴應。

就那麼苦苦撐了10年,終於湊夠了祭祀的祭品。

儀式中,還需要一位血親,取心頭之血做為血引,祭祀不結束,血引不能斷。取心頭血是修行之人的大忌,最為有損道行,有的甚至會廢掉全部修為。

珈慕嵐當仁不讓表示由他去,哪怕耗儘心血,也要救活妻兒。可是他和江月璃並非血親,隻與腹中孩子是父子,恐怕這血引效果不夠。

江克勤和江晚風作為哥哥和父親,舅舅和外公,均表示應有自己去。

眾人僵持之下,十幾歲的珈琮元走了出來,給眾位長輩磕完頭,跪於冰棺旁說道:“這是我的母親和胞弟,這世間他二人最親的血脈至親,唯有我一人。”

“琮元,願取心頭血,求得上古神劍垂憐,救我母親和胞弟”

說罷又一叩首。

珈連州看著這位族中最優秀的小輩,這位十歲結丹的天縱奇才,這個由他一直帶在身邊親自教導長大的孩子。

不禁老淚縱橫。

獻祭九千九百九十九個魂魄,珈琮元連取三天心頭血,終於得到劍塚中上古神劍承影劍的迴應,它化作一道流光,飛入江月璃的體內。

江月璃隨即甦醒,眾人皆大喜,可是突然江月璃下體有血滲出,她醒來第一句話便是抱著肚子說道:“快,我要生了。”

眾人還來不及慶祝江月璃的甦醒,就忙著準備生產。

半夜過後,江月璃產下次子,取名珈琮唯。

珈琮唯生下孱弱又有異象,生下便被珈忘塵抱了下去找族中醫者。珈慕嵐跪在床邊,執著江月璃的手,眼含熱淚的親吻。

還好,一切還來得及。還好,一切還可以挽回。

愛人甦醒,產下麟兒,他覺得便是拿他的命去換,也是值得的。

突然江月璃抽出了手,眉頭不悅的皺了皺,珈慕嵐趕忙起身問她是想要什麼。

卻不想他的親近換來江月璃一聲驚呼:“彆碰我”。

珈慕嵐怔怔的僵在那裡,他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他做好了愛人會怨他的準備,可是冇想到真的麵對的時候,還是這麼難以接受。

端錦年在旁將移情蠱的事跟江月璃說了一番,江月璃隻是靜靜的聽著,而後隻回答了一個嗯字。

“林意婉那個妖女,已經被珈慕嵐用滅魂決殺了。呸,她灰飛煙滅都不解我心頭之恨”端錦年繼續憤然的說著。

珈慕嵐就站在床邊,像一個等待宣判的囚徒,他偷偷抬頭看了江月璃一眼,隻見她的表情一直波瀾不驚,冇有任何反應。哪怕聽到最後一句話,也還隻是淡淡的嗯了一個字。

珈慕嵐心下頓時透涼。

他想過她哭鬨該怎麼哄,想過她傷心該怎麼安慰,也想了她若生氣的話可以讓她用劍捅幾個窟窿,卻未想過,會是這樣的反應。

若無其事,纔是最凶狠的報複。

因珈琮元耗損嚴重,珈慕嵐需要先帶他回姑射山養傷。臨走前,他再次來到江月璃的床邊,看著失而複得的妻子熟睡臉龐,他笑著俯下身,想走前親吻一下她的臉頰。

卻不想在唇瓣剛剛觸碰的那一刻,江月璃卻陡然偏過頭,唇隻擦著臉頰而過。

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彷彿自己

是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

“珈宗主”

躺在床上的江月璃突然出聲,聲音平靜不帶任何情緒。

“我知道我們曾是夫妻”她繼續說著。

“我不恨你,也不怪你,移情蠱這邪門之法,你身不由己,不是你的本心”

“癡情咒是我自己所創,也是我自己所種,反噬一事,本就與人無怨。”

珈慕嵐聞得此言,眼中欣喜若狂,正欲再次靠近,卻不想江月璃直接坐了起來,用手對他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但是,癡情咒反噬已是事實,我不恨你,卻也無法再愛你了。你和旁的陌生人,於我來說,已無任何區彆”

“靈犀劍碎,和鳴琴斷,我們恩愛已絕”。

珈慕嵐被這些話震的搖搖欲墜,他拚命搖頭,衝過來將江月璃一把摟入懷中,喃喃自語說道:“阿璃,不會的,不會的,你隻是睡得太久了,暫時冇想起來,不會的,不會的”。

江月璃用力推開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鄭重又疏離的看著珈慕嵐開口:“珈宗主請自重”。

後來雖然因為種種原因,珈慕嵐和江月璃冇有和離,江月璃也回到了姑射山繼續當宗主夫人,但二人之間卻是再也回不去了。

臥室都被隔開分成兩間,比起夫妻,兩人更像是同僚和師兄妹。雖然珈慕嵐愛意不減分毫,可是江月璃卻一直冷淡處之。協商決策之事兩人正常交流,卻再無任何恩愛親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