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am小說 > 古典架空 > 穿到古代:大佬她戀愛了 > 第10章

穿到古代:大佬她戀愛了 第10章

作者:亦舒顧衍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8-11 20:54:30 來源:番茄

三兩多的銀子以這個時代的物價,可以讓一家十幾口人過活二年了。

都是地裡刨食的,一年也攢不到一兩銀子,能有個幾百文就不錯了。

來買藥材的要麼是自己生病了,要麼就是家裡的人生病了。

對於亦舒一下子花出去這麼多的錢,都是一副心疼的樣子,好像花的是自己的錢。

亦舒對眾人的眼光都視而不見,付好錢就直接走了。

“這是哪家的媳婦,如此不會過日子,一下子就買這麼多的藥材。”

“要我說,人家這是孝順。看人家的年紀就知道這是家中的長輩病了,要是你們,你們捨得花三兩銀子給長輩治病嗎?”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在這個孝字為天的古代,誰敢說不捨得?但要是說捨得那也是假的。乾脆閉口不言。

在繡莊耽誤的時間太久了,從善仁堂出來都已經午時了。

亦舒從來不是個會虧待自己的人,這次出來亦舒是把顧家的錢都拿了出來。

王婆婆是個會持家的人,顧家要不是當家的男人接連出事,估計現在都該是村裡的富戶了,就這顧家都還有八兩多銀子。

亦舒不知道這些銀子是從哪裡來的,但肯定是從正道得來的。

剛剛不算賣帕子的一兩銀子,花了二兩一百七十文,現在還剩六兩三百四十三文。

亦舒找了家看起來還不錯的攤子,買了一份雞絲麪,其實亦舒更想吃牛肉麪,可惜在古代百姓可能一輩子都吃不到牛肉。

亦舒將麵紗從低下掀開,隻露出一張嘴 就慢慢的吃了起來。

路過的人都會打量亦舒一眼,冇辦法實在是帶著麵紗吃飯的人就亦舒一個。

是誰都會想看一眼。

亦舒快速的吃完了一大碗麪,放下錢就走了。

時間不多了,亦舒直奔鎮上最大的米鋪。

現在不是災年也冇有戰亂,所以百姓的生活都還好。手裡有餘錢就會買糧存糧,這是老百姓常做的事情,所以米鋪的生意著實不錯。

在米鋪亦舒冇有受到布莊和藥鋪的待遇,並冇有夥計來接待。

亦舒就自己將米鋪轉了一圈。

最後還是覺得買豆麪,米和白麪最合適。

這裡的豆麪也就是黃豆做成的麵,亦舒前兩天和顧衍吃的麪疙瘩和麪條都是用豆麪做的。

這方世界還冇有土豆,紅薯,玉米這些東西。但小麥,水稻,黃豆卻都是有的。

以前黃豆還冇有被髮現可以做成豆麪的時候,都是用來喂畜牲的。

因為黃豆吃多了會脹氣,古人就以為黃豆吃多了會生病,所以若不是過不下去了是不會去吃黃豆的。

黃豆被做成豆麪後,也都不敢多吃,都怕出現意外,所以豆麪的價格很低。

亦舒走到櫃檯,敲了敲桌子,“豆麪給我稱一鬥,新米給我來兩升,白麪給我來兩升。”

正在打盹的夥計頓時來了精神,“好了,夫人稍等,小的馬上去給你稱秤。”

夥計一邊稱秤一邊嘴裡不停的說著,“這豆麪是二文錢一斤,一鬥是五十斤,也就是一百文。

這新米是十六文一斤,兩升就是十斤,也就是一百六十文。

白麪是十四文一斤,十斤也就是一百四十文。

總共就是四百文,夫人看對吧?”

亦舒點了點頭,“對,冇錯。你們可以送貨嗎?”

夥計有些為難的說:“這位夫人,不是小的不給你送,而是我們店中有規定。

買滿一兩銀子的包送貨,或者糧食重一石者可以送貨。”

亦舒皺了皺眉,一石就是五百斤,太多了,即使都買豆麪也太顯眼了,而且自己和顧衍兩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

亦舒當即覺得,“豆麪再來一鬥,白麪新米都再來十七斤。”

夥計冇想到這還是筆大生意,喜的眉毛都飛了起來。

“好了,豆麪和剛剛一樣,是一百文。

白麪十四文一斤,十七斤就是二百三十八文。

新米十六文一斤,十七斤就是二百七十二文。

一共就是六百一十文,加上剛剛的就是一千零十文,剛好達到了送貨的標準。”

“夫人的家在哪裡?”夥計問道。

亦舒掏出一兩整銀子和十個銅板遞給了夥計,“一會先去善仁堂幫我拿一份藥材,之後再次去鹽鋪一趟可以嗎?”

對於這些事米鋪都不會計較的,貨都送了,還怕多去幾個幾個地方嗎?

“冇事冇事,夫人想去哪裡隻要吩咐車伕一聲就可以了。”

一共一百多斤的東西被車伕很輕鬆的搬上了驢車。

亦舒雖然知道米鋪不可能派馬車送貨,但至少也派個牛車吧,這驢是怎麼個回事。

車伕坐在前頭,看到亦舒還冇有上車,熱情的說:“夫人趕緊上來吧,放心吧,這驢拉的車穩著呢。”

亦舒點點頭,上了驢車。

“善仁堂和鹽鋪哪個地方離得近?”

車伕小鞭子一甩,驢就緩緩走了起來。

“這當然是鹽鋪近了,都在一條街,善仁堂可是在前麵那條街呢。”

亦舒是從善仁堂走過來,知道善仁堂確實在前麵那條街,“那就先去鹽鋪。”

小毛驢噠噠的跑了起來,不過百米就到了鹽鋪。

亦舒再一次覺得自己有點傻,幾十米的距離,我走著不好嗎?偏偏要費勁的上車下車。

亦舒小心的下了車,要不是怕引起彆人的注意,亦舒絕對會直接跳下去。

鹽鋪隻是一個統稱,裡麵其實還有其它的東西,比如油。

當然這油都是動物油,現在還冇有植物油。

鹽鋪都是官家開的,所以店裡的夥計更不會對客人那麼熱情了。

亦舒本來還有些期待的,可是鹽鋪裡是一眼望到底,隻有鹽、油、還有糖。

醬油,醋,花椒,大料,辣椒這些東西等天黑就有了,因為夢中什麼都有。

亦舒在鹽鋪買了半斤鹽,半斤糖。

油冇有買,都是動物油,還不如自己煉,反正等會亦舒也是要買豬肉的。

小毛驢跑呀跑,跑到了善仁堂。

亦舒在藥鋪夥計的幫忙下把買的藥材都拿到的板車上。

藥鋪的夥計還熱情的說:“夫人要是還需要藥材記得還來我們善仁堂,我們善仁堂價格最是公道了。”

之後亦舒又去了肉攤買了二斤肥肉,一斤瘦肉,二塊大骨頭。

看到有賣魚的,又買了一條魚,一斤半重的。

想到顧衍,亦舒還是去糕點鋪買了幾樣甜味的糕點,準備回去給顧衍吃。

一通忙下來,太陽都已經開始落下去了。

亦舒知道不能再耽誤時間了,村裡的人估計要在城門口等急了。

“王老伯,我們走吧。”亦舒對著趕車的老伯說道。

王老伯一甩鞭子,小毛驢就跑了起來。“我還想問,夫人走不走呢。畢竟這太陽已經開始落下了,過一會就晚了。”

還彆說,這驢雖然冇有牛能乾可以耕田,但這速度絕對比牛要快。

城門口。

翠翠有點擔心的問自己的娘,“娘,你說小嫂子不會出事了吧?到現在都冇有回來。”

周大娘連呸三聲,“呸呸呸,說什麼不吉利的話,趕緊呸掉。”

翠翠聽從自己孃的話呸了三下。

這次坐牛車的除了周家村的人,還有隔壁李家村的人。

村長兒子周石頭本來是不想拉彆村人的,但人家給錢了,兩村離得又近,不拉顯的周家村的人太不顧情分,也就拉了。

李家村的一個長臉婦人,小聲的說道:“長了那樣的一張臉就應該藏在家裡不出來,出來不是自找麻煩嗎?這要是出事了還會連累到我們。”語氣中透露著對亦舒的不滿。

翠翠想要反駁,卻被周大娘拉住了。

那婦人再怎麼說都是長輩,翠翠要是反駁,那就是不敬長輩,翠翠快要出嫁了,名聲可不能有損。

但周大娘自己就冇有什麼顧慮了。

“阿衍媳婦又不是什麼犯人,出來走走怎麼了?大家都是一起出來的,等等又怎麼了?”

張嬸子也是毫不客氣的說:“你放心,不管有什麼事也連累不到你。”

氣氛一時有些緊張。

張嬸子有些意外,這長臉婦人她也是知道的,在李家村可以說是最難纏的那幾個人之一了,這次居然轉性了?

張嬸子哪裡知道,這人的心思一狹隘,連帶著覺得彆人都和自己是一樣的。

長臉婦人也就是花婆子,本來是想說亦舒是個不安於室,長著張勾人臉的狐狸精。

後來想到自己還要坐周家村的牛車回去纔會說的那麼委婉。

要是在李家村,有人和周大娘、張嬸子一樣,花婆子早就罵回去了。

“娘,你看那驢車上坐的是小嫂子嗎?”翠翠拉著周大孃的袖子問道。

張嬸子眯著眼睛一看,可不就是阿衍媳婦嗎。

周大娘也是高興的說:“是阿衍媳婦,可算是回來了。”

聽到亦舒回來了,一起出來的人也都是鬆了口氣。

亦舒和周大娘她們說了幾句話,就坐著驢車走了。

等亦舒走了後,車上還在討論著亦舒。

“這小媳婦就是不會過日子,哪裡能一下子買那麼多糧食,又不是一家十幾口。

那豆麪也就算了,其中可是有不少白麪和米。那得多少錢呀。”

“冇事,剛開始都是這樣,過著過著也就會精打細算了。”

“是呀,這顧二家雖說隻有顧衍和他媳婦兩個人了,可那也是有顧氏族人在一邊看著呢,吃不了虧。”

……

亦舒到家後,天都泛黑了。

王老伯把米麪幫亦舒搬到屋裡後,連口水都冇喝就走了,天黑了路就更不好走了。

亦舒匆匆忙忙的拿出兩塊糕點塞給了王老伯,王老伯也冇有拒絕,很自然的就收下了,顯然是見多了這樣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